想要穿着花裤衩死在海滩上

一个向风车宣战的大傻逼。

1)无罪推定+疑罪从无,这些原则的适应范畴不应该只是法律上,我觉得为了日常生活中的公正也应该采取这两条做我们的行为规范。


无罪推定意味着,如果你要指责一个人做了某件不该做的事,举证责任应该在你身上,而不是对方身上,即:你要拿出证据,证明这个人真的做了这件事,而不是反过来,让对方证明自己没做这件事。我不能从人群中随便拉出一个人说,你偷了我的钱,什么,你说你没偷,那你得想想自己要怎么证明自己没偷我的钱。同样地,指责对方模仿/是居心叵测的高级卧底,自己不举证,要求对方证明自己的清白,我认为这非常离谱。一个人应该有无罪免证的权利,不仅仅是在面对国家机器的法庭上。


至于疑罪从无,则是,如果你...

1 33

_(:3求大佬科普:网文/同人圈一般怎么定义抄袭?我记得之前有法律行业从业者来学校科普,说受法律保护的不是概念/梗,而是这概念/梗的具体表达形式。那么1)网文/同人圈对抄袭的界定方式和法律上是一样的吗,2)撞梗又怎么算?

17 10

If only they had more time

我印象中,棒到在我看完之后诉说欲爆棚不得不通过写点什么来宣泄的同人,只有两篇,另一篇是言的《泥舟》。但是在阅读过后使我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复——直到我睡着也没找回我的理智,它和我的魂魄似乎一同迷路在您的笔所塑造的世界当中了——的同人,仅此一篇。我毕竟是这样一个(至少自认为)并不感性的人。


难以向他人描述我头一次看完的感受,连我自己也并不能完全搞明白:我因幸福而晕眩,胸膛却又被悲伤弄得酸酸涨涨;我的眼睛淌水,嘴巴却怎么也合不拢了……我同时感到了满足与不满足。我坚信这个故事是他们间所能拥有的最好、最完美的境地,又为难以言明的巨大缺憾感而难过了。我觉得自己在南极也在北极也在赤道,在地狱也在天堂也...

25

【德扎x神秘博士|主教扎无差】感谢所有的星星(中篇完结)

这个po主我超爱!激动到无与伦比,请大家一定看看这篇!!无论是否看过Doctor Who,是否看过德扎,相信这篇文都能给您带来温情、泪水与感动。我晚上争取码长长长长的读后感出来,呜呜呜呜呜给我阳比心

生石花之境:

概要:


本文又名《航空信封、粉色水母与最佳红娘》。


您也许知道1777年9月23日一早莫扎特离开了萨尔茨堡,但想必不了解他那时刚刚拯救完一颗星球,还亲吻了科洛雷多。


说明:


1)本文主体背景为德语音乐剧《莫扎特!》,也许出现与史实不符的描述。


2)文中尽管有R 级描写,并未指明上下。


3)11th、12th...

231

艳光四射莉莉丝

存篇旧文!


1)双生设定
2)有女体、女体、女体
3)塞夏塞,有夏塞、夏塞、夏塞
4)人人都爱小少爷


您在跑什么呢?
如果您感到劳累,就请吻我吧。
>>>

在十七岁的圣诞夜,凡多姆海伍伯爵遇见他一生的恋人。

这个女人不像任何他见识过的女人。或者说不像个女人。不像个人。她苍白的脸上嵌着阴影深重的两颗眼珠,石榴花似的火红火红……她的骨架对于女性来说有些过于壮实了,腰背宽厚,胯却窄,双圌乳也瘪平。两瓣臀倒是雪白肥圌翘的,但抓上去也不是寻常女人那般绵圌软,反而像是白面团里包藏一块名为祸心的黑石头——但她的的确确是极美的。 

在男与女的分界线,在人魔平等的地方,在...

5 68

我爱我家

在我的母亲在成为我的母亲之前,她也曾经是一个女人。这一点是我小学时看见母亲的情夫把母亲搂在怀里那一刻,我忽然意识到的。男人即使成为父亲也依旧是男人,他们是男人直到他们死。可是母亲是美德的化身,一个母亲不需要性欲也不需要性别。所以自我从她的阴道里掉出来起,她就把身体里的女人窝藏起来了。她把这个女人窝藏在一个黑房间里,这里没有白天也没有黑夜,她沉睡像是死去了……可现在这个女人,她逃出来了。她又在我母亲的脸上绽放,不是一朵花而像一只濡湿的、初生的鸟。在情人的嘴唇下,我母亲的乳房,我记忆中那两个空麻布袋子,又变得轻盈起来了。死掉的阴蒂也活过来。在情人的嘴唇下,母亲汁水饱满,美丽不可逼视。...


9 218

他抚摸我的脸我的过去像阅读一个溃烂的伤口

他疼惜它,愿意爱它。但他不能治好它。他甚至不能真的看懂它。

所以我总有一天会离开他但不是现在。上帝啊,不是现在。我想让这手指停留在我的过去我的脸上哪怕再多一秒。为这一秒赴死也快乐。

6

暗搓搓发一篇去年写的叶蓝小甜饼…。

被某人的叶蓝虐得心抽抽,翻出来治愈一下自己(乱蹬小腿

写得比较草,粗粮馍馍苞米面儿,大家将就着吃(())开心就好


erm,哨兵向导设定,关于叶修的精神兽()

>>>

乔一帆说:“叶修前辈这么厉害,应该是狮子老虎之类的吧?”
“一对双胞胎。”包子说,“老大是双子座。”
黄少天说:“老叶那么阴险狡诈毫无廉耻心狠手辣毫无底线,肯定是狐狸恶狼毒蛇毒蝎子毒蘑菇——”
魏琛附议,补充道:“依老夫之见,也有可能是乌鸡,毕竟他已经黑到了骨子里!”
“猪。”路过的韩文清冷不丁插了一嘴,“那家伙,懒癌晚期。”
陈果赞同道:“瞧叶修成天那软趴趴的样子,一点军人的精气神都没有!会不会是个无脊椎动物?”...

19 56

名字是个害人的东西

l简介:
比无法逃离更加糟糕的是,你在逃离后惊觉,你痛恨的这个东西,它让你生不如死,可没了它你压根不能活。就只能恹恹又恋恋地,与这个世界相爱相杀直到你死。


现在我站在这里。诗人A,今天是你的葬礼。你的葬礼只有我和呼啸万里的风出席。
这场游戏,你输了,我也没赢。
而这是我为你写的悼念词。

>>>>

如果这个故事是宿命式的古希腊悲剧,那么我和他初见,天空应该要升起灾星,天父的声音该伴随闪电和惊雷,从帷幕后愤怒地轰轰作响。要真是这样,他大概会很满意,这很能满足他对戏剧性的追求。可惜,那只是平凡无奇的一个晚上;那个夜晚没有魔法,一切魔力源于他和他的眼睛。他红色的眼睛。
我在火车上遇见...

4 58

生日快乐

给蓝颜的生贺,一块可能不太美味有点酸的小甜饼,希望她看了之后心情能够好起来
写得太赶了,有诸多不完美,还请见谅

>>>

你瞧你在山上闷这么久了,也不出去转转。蔺晨说,外面多好玩儿啊。以前跟我爹去绍兴看猴戏,演得倒着实没话说,更赛活猴,就是脸上那个妆啊,可别提了。红得我都分不清那是猴脸还是猴屁股。

成天就会胡说八道。梅长苏说,还去看什么猴戏,看你就够了。

哎哟,可算见您露个笑脸,蔺晨说,刚拆纱布这阵儿您整天一脸苦大仇深的,我容易吗我。

梅长苏将手中的书朝他扔过去。

>>>

蔺晨盘腿嗑瓜子儿,边吐瓜子皮边说:上回你从东瀛带回来那小孩儿,我瞅着是个傻的。

说什么呢。梅长苏翻过一页书...

6 18
 
1 / 3

© 想要穿着花裤衩死在海滩上 | Powered by LOFTER